寻春天台山

文章正文
2020-02-24 13:42

  天台山风光
  来自网络

  “不须脂粉绿颜色,最忆天台相见时。”

  黄昏时分,千年隋塔掩映下,几桠枝隋梅钻窗而出。数簇花骨朵正各自紧抱酣睡,只有枝头上蘸着露珠的一朵悄然开放,粉红的花瓣在黄墙头迎风摇曳,暗香浮动。春就这样被嗅来了。

  不想,淅淅沥沥的声音自远而近,一场春雨拉开了浙江天台山的徐徐春幕。

  在琼台仙谷,总有人撑着油纸伞沿溪而上,穿行在临崖而筑的栈道上,奇险清幽的峡谷镶满了植被。偶尔传来几声鸣翠柳的鸟叫,使人游兴大发,铆足了劲拾级而上。突然,一道高20多米的瀑布凌空飞溅,传来震耳欲聋的声响。我痴痴地看着这倾泻而来的巨幅绛绡,时间一长,仿佛要被席卷进去。幸亏雨水扑到脸上,刺激了我:人生可以大把时间藏冬于迷茫,但要抓住春天来临的瞬间及时醒来。

  春雨眷顾着天台山的各个角落,不一会儿,演绎成如梦如幻的“欢山烟雨”,笼罩着坦头镇里头的层叠梯田。一阵风吹来,浓厚的云雾顷刻分离成东一块、西一堆,滚在山头上,躲闪树梢间,还有几大朵停在空中向你招手。头戴笠肩披蓑的老翁推着犁耙,轻鞭着老牛,一双大脚淹没在漾开的水里。而躺在田埂边待插的稻秧则是春的最好答案。

  天台山的春其实是简单的,就一碗草籽炒年糕和一锅腊肉炖笋足矣。在天台县泳溪乡外溪平安村,用年前晒制的腊肉,混杂刚刚采摘来的草籽,点化在自家打成的年糕里,再在上面放一朵草籽花,顿时让我口水直流,分不清是这色相还是美味吸引了自己。在秋收割香米比赛中大展身手的村民万旺正闷头添加柴火炖笋,春笋吸足了腊肉的咸香,扑腾着热气,香溢满屋。他默默看着忙碌的万旺嫂,灶头炉前,对视的目光里充满幸福。被他们感动之余,我们索性喝了几两土糟烧。

  春日里最妖艳的莫过于那一地疯长的野樱花。它们散在地球第四纪冰川时代留下的石浪间、当年知青们开垦的林场里、三县交界的大雷山草甸上,或整片或穿插,姹紫嫣红,风姿绰约,氤氲袭人。

  采一枝野樱花,循着黄钟大吕,不觉已到安放智者大师肉身的塔头寺。随着寺内悠扬的古琴声,我思绪飘远,恍惚间看到一身白衣的李白飞腾直奔天台山而来,在此与一袭袈裟的智者手谈对弈,最终太白似有所得,转身便走,去的却不是京城长安。而木立在两者旁边的我若有所思。睁眼一看,那野樱花瓣已散落一地,有的已不知所踪。

  远处,鸡鸣三遍的寒山湖波光粼粼,圆晕的阳光随着后岸村的柳条摆动,春已来到天台山。

(责编:杨光宇、曹昆)

文章评论
标签
热门文章